Albatross

咸鱼写手森子 开坑不填就是我
秉承着爱他就all他的思想 重度主角控

【瑞金】迟到的第七日

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。
双勇者设定  流水账 不知是he还是be 私设成堆
“格瑞,你来接我啦。”
Go?↓



    老一辈人总说,人死后若是被好好安置,弄个坟,便能让魂魄在人间停留七日。而这坟便有了些能力,魂魄在其上能让有心人听见声音、亦或看见身形,圆满魂魄的心愿。

    但也只有七日,七日一过,便是永远的天人两隔了。

    格瑞是不信这些的,他觉得死了便是死了,肉体腐烂,大脑死亡,灵魂什么的更不现实。

    但他的发小总是兴致勃勃的跟他说着这些天马行空的幻想。他也不反驳,只是沉默的听着,最后才一弹那人的额头,看着他愣愣的神情说,这些都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 是的,不存在的。

    那他为什么还要坚持着撑着伤痛前往那人的坟前呢?

    他在流血,如果金还在他身边肯定会慌乱的给他包扎好,然后一把扑进他怀里,把额头搁在他的肩膀上,手小心的不去触碰到伤口,环在他的腰际。那人反常的一句话也不说,格瑞一低头就会发现金如同无边大海的蓝色眼眸中盈满泪水。

    他会一下一下缓慢的顺着金的背,安慰他说“我在这里。”或者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 也有可能一时间抑制不住汹涌的情感,将多年来深藏的爱意再次赋之于口。


    ——但是金已经死了。

    他来晚了。今天已是第七日。


    要不是自己看不惯他与别人勾肩搭背,要不是自己一时醉酒忍不住在回家路上亲吻了他,要不是自己说出了那句被“朋友”一词埋没的禁语。

    那句——我喜欢你。

    与他外表不符的滚烫情感随着黏糊而长久的吻传达了过去,他的一时冲动烫伤了他懵懂的意中人,此时的格瑞再后悔也没用了,那人开始躲着他,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找个借口脱离他的身边,连任务也不去做了。

    格瑞觉得自己是懦弱的,金远离他,他就这么放任着,认为给金一点空间,总有一天他会接受的。

    于是他就独身一人前往了远离城镇的魔穴里边,搅了个天翻地覆,却被地穴之主陷害导致他陷入了困境。

    他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,魔兽群从城镇旁的森林里疯狂地冲了出来,踩得地动山摇,晃得远到他都知道了。但他无法动弹,他被困在了地穴里,随着石子落下,心中是止不住的沉浮。

    他要见不到他所爱之人了。

    时间一点点逝去,心中的恐惧激起了前所未有的力量,烈斩斩破了一切阻碍,彻底把这个魔穴捣毁,然后冲了出去。

    出去之后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 他望着一片狼藉的土地,心中只有一人的身影。


    他在路上他听闻了金的事迹。不愧是他喜爱的人,在兽群来时第一个站了出来。人们都夸奖着那个金发蓝眼的少年,他们说那个少年就像是上帝派来的天使,为他们消除灾厄。

    格瑞比金大上几岁,两人又是竹马,可以说是最了解金的人。他一直以金为豪,即使并不常流露于表面。但是现在,格瑞无法去评价他行为的好坏。

    金是真正的勇者,拥有着一颗勇敢的心和一个坚毅的魂魄。

    金战到了最后一刻。

    但那是他的男孩,本应该头戴花冠,身着华裳,受万人瞩目、众人敬仰,而非就此沉睡在冰冷的土地里,只在世上留下一句无用的碑文。

    如果他能再早一点、再早一点出来,是不是结局就此改变?

    他不知道。


    他终于来到了金的坟前,拖着满是伤痛的身躯却无心去理会。兽潮在几天前退去,人们先是为这些战死的勇者们立了碑,然后开始了重振家园的行动。

    金的坟前早已摆上了几束鲜花,可能是心善的女子送来的。他单膝跪下,伸手抚摸着坟上的名字。

    金、金。

    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反复咀嚼这个字,简便而又阳光的读音怎样都不会厌,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字眼。

    有什么哽咽在了他的喉间。

    这时格瑞眯了眯眼,发觉到有什么改变后抬起了头——他看见他的心上人站在他的身边,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人都是透明的,金发蓝眸本就是上帝的宠儿,如今更是圣洁得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    “格瑞,你来接我啦。”他笑着说,眉眼弯弯的,一如寻常。


    他们还有一天时间可以相恋,不是么?

评论

热度(10)

©Albatross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