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batross

咸鱼写手森子 开坑不填就是我
秉承着爱他就all他的思想 重度主角控

【R27】花开之时(上)

对又是我 这是大修之后的(上) 和之前那个没有一处是一样的 上次写的太垃圾了(这叫做重写吧……
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花吐症梗
私设:花吐症后期会出现幻觉
准备好了吗✔

   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突然,无论是花吐症,还是最初自己beta的特征出现的时候。
    纲吉觉得有些无助,他对reborn的情感本身就不应该存在。就在他认为完全可以随着时间将它埋藏在心底时,一片片花瓣却又牵出了那些丝丝缕缕,一天又一天,重新占据了整颗心。
    他无法否认,他总是全身心的依赖着、爱慕着那个人。毕竟是reborn将他带进了这个陌生的环境,一步一步牵着他的手,教他生存的技能和道理。
    如今他成为了很好的黑手党教父,那个人顺理成章的远离了自己。
    一切都按照着计划的轨迹前行,不是吗?
    他一直认为花种是在心脏处安了家,将根狠狠的刺进心头肉,吸收着那愈演愈烈的情感,然后开出无人知晓的美丽花朵。
    想想就痛。

    他独自一人站在废墟上,这里什么都没有了。硝烟渐渐升上了那灰色的天,似是带着他的神魂,他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,身体越来越轻,像是飘了起来。
    “阿纲……阿纲。”
    有人在呼唤他,声音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而来。纲吉在风中勉强睁开眼,愣了愣神,手臂一用力支起了上身。
    是山本,他现在在初中时的教室……不、他已经继承彭格列五年了,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睡着了。
    又一次。
    要撑不住了。
    脑子里乱得难受,耳边的嗡嗡声像是阻隔了自己与外界的联系,看到的东西在不断变化着。他像是进入了万花筒内,镜子折射出了无数个世界,每个他都在说着不同的话语,他捂住头,试图阻止那些声音传入脑袋。
    混乱、痛楚。
    花。
    ——reborn。
    “阿纲!”
    世界突然清净,他猛的抬起头,看着山本。
    “阿纲,等等的会议你别去了吧。”山本有些担心的询问道,眉头紧皱着,“我和狱寺说一声,让他取消行程,你再休息一会……”他边说边拿出手机按下狱寺的号码。
    “我没事的。”
    山本停下了手头的动作,转头看向他。
    这时候纲吉已经清醒多了,他站起身,拉开椅子,笑着把披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穿上:“只是有些困而已,用不着惊动隼人。”
    山本沉默了一会,才妥协似的依照他的话把手机收了起来。纲吉叹了口气,被疾病折磨的他如今身心都是疲惫的,但他不能够表现得太明显,不然那群保护欲过剩的守护者们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——虽然估计他们已经察觉到了。
    他打起精神,露出了一个和平时没有差别的笑容,走出了房门:“我们走吧,现在去刚刚好。”
    身后的人没有动静,纲吉转过头去,却发现山本停留在原地,神色还有些犹豫,看着他似是想说些什么。
    他的眼神像是在乞求。
    无论是谁都在害怕,他们敬爱的首领会再次离开他们,仅仅只是失去过一次就让他们变得如此敏感。
    纲吉一时间有些动容,侧过身,在一片寂静中开了口。
    “谢谢你,阿武。”
    这次换成对面的人愣神了。
    “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不太好,也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    “但是我也不是当初那个废柴纲了,我能处理好自己的事,相信我。”
    他的嘴角勾出一个笑容,与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安抚人心,如同和煦春风。

    我会去找reborn,让他结束这一切。
    等他回来。

————
    沢田纲吉有个秘密。
    虽然是秘密,但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喜欢reborn。

评论

热度(9)

©Albatross | Powered by LOFTER